U财经杯
自选
APP下载
扫一扫,下载
01/20 00:00
0 0

【银行】银行行业点评:降息、“开门红”、2022年银行展望怎么看?--七大关注点详解

原文出处: 国盛证券   贡献者:研报专业户

关联分析

  • 操作:买入
    01/20 00:00
  • 更多本股分析

  一、22年信贷规划、投放节奏怎么样?开门红信贷需求如何?

  银行整体交流情况:大部分银行预计:1)总量:2022年投放量与2021年基本一致(约20万亿);2)节奏:相比往年将更加前置,或将更集中在22Q1、上半年投放(参考2021年Q1-Q4的投放节奏为38%、26%、20%、16%),“早投放早收益”的同时,也配合“靠前发力”的政策引导;3)结构:22Q1、上半年将以对公投放为主,新基建与传统基建、绿色金融、制造业等为投放重点。多数银行有意愿提升零售的业务占比,但投放情况仍需跟踪需求、消费等复苏的节奏。4)开门红:目前整体开展情况符合年初规划,部分优质区域的优质中小行表现较好。分银行类别来看:A、国有大行:开门红较为平稳,投放量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部分银行虽然月初投放一般,但到中旬正“迎头赶上”;B、股份行:分化较大,多数股份行投放情况与去年同期持平或略少,个别银行的储备与投放较为积极,前2周基本完成全月规划。C、城商行及农商行:上市银行主要集中在长三角经济发达地区,对2022年信贷增长展望都较为积极(大多较21年稳中有升),且目前信贷需求较为旺盛,有银行前两周存款增长已经完成了全年目标,也有银行贷款投放已完成全年10%以上。

  我们的观点:

  1)信贷投放总量与21年基本持平的基调下,对“开门红”不悲观。截止目前,我们与上市银行交流的情况来看,多数开门红的投放情况与去年同期相差不大。市场担忧较多的是股份行,及非上市中小行、尤其是经济相对落后区域中小行的投放或较弱。股份行整体占贷款的比例约为18%,非上市城农商行的占比约为17%,二者加总占比约为35%。且从增量的角度来看,近几年的投放量占全行业的比例本身就在下降,或与其存款增乏力、区域经济需求较弱等综合因素有关。

  *静态测算,假设其贷款投放量较去年减少10%,全年来看、对贷款整体增量的影响是-7000亿;进一步假设1月份的信贷占全年的比例是15%,负面影响约1050亿。在其余银行投放量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的保守假设下,预计1月信贷投放量约为3.48万亿,差别不大。而若其余银行发力、后续投放量增加,则可填平缺口。

  2)开门红至今约2周时间,政策引导“靠前发力”、“稳增长”的方向与决心明确,未来需求与投放均有望改善。在1月17日下调MLF利率10bps后,1月18日央行新闻发布会上对“稳增长”表态更加积极。总量上明确“货币政策工具箱开得再大一些,…避免信贷塌方”;结构上,要求主动出击,寻找好的项目;节奏上明确要“靠前发力,一年之计在于春”。1月20日1年期、5年期LPR分别下调10bps、5bps(其中5年期LPR时隔20个月后首次下调);再结合此前总量上提前召开信贷总量会议、财政上“财政与货币配合”“适度超前”“抓实际工作量”、房地产满足按揭及开发贷合理需求。总的来说,在近期政策不断补充、不断加码的过程中,不少银行预计未来需求或将逐步改善。

  二、房地产开发贷及按揭投放节奏、风险趋势如何展望?

  银行交流情况:1)整体投放量:多数银行预计全年开发贷与按揭会保持余额稳定增长,但增速大多将低于贷款整体增速。

  2)开发贷:年初至今,大多银行确实在加大优质房企开发贷、并购贷款的储备力度,但也更注重企业资质、所在区域、项目状况。

  3)按揭:部分银行表示当前按揭储备仍较为充足,且预计月度之间投放较为均衡,部分银行表示2021年底以来按揭需求有走弱的态势,但在“满足合理需求”等政策的落实下,需求或有望“触底回升”。且在集中度管理的要求下,银行供给较往年本身就有所下降,如上市银行中,有5家银行按揭占比相对较高,需要逐步降低占比。加总来看,2020年及以前这些银行,每年投放量可达7500亿,21年以后,每年额度将降至不到5000亿。所以在需求有望边际回暖,供给从21年开始就已经有所“收缩”的前提下,预计22年的按揭贷款投放不至于“遇冷”。

  风险角度看,优质上市银行风险预计可控。其本身房地产敞口较低(如宁波银行房地产贷款+按揭贷款占总贷款比重只有9%,招商银行对公房地产全口径余额5204亿,占总资产比重不到10%,以及表外不承担信用风险的业务余额(含理财资金出资、代销信托等)为4788亿,相比2020年稳步下降。且其主要投向项目资质较好的一二线城市房企,并早已提前确认不良,再加上其过去几年出清节奏更早,存量、增量风险均有限,拨备覆盖率较高,且风险能力较强。

  三、存款情况如何?“价”的红利仍在释放VS“量”开门红期间较好,中长期竞争仍激烈

  银行交流情况:多数银行反馈“开门红”期间,存款吸收情况较好(部分银行好于往年同期),或与贷款投放相对积极的情况下,存款派生较好有关;以及春节前后,居民端手头资金相对较多有关。定价方面,多数银行表示存款自律机制改革的红利随“重定价”进度或在2022年逐步释放。

  预计各家银行存款端的分化将体现为三大方面:

  1)中长期存款占比较高的银行,存款自律机制改革红利释放的空间更大。比如常熟银行、邮储定期存款占比较高(21H分别为58%、66%),其高成本存款利率下降空间大(如根据央行测算,自律机制改革后,新发放

  2年、3年和5年期定期存款利率较5月分别下降0.25pc、0.43pc和0.45pc),2022年将继续获益;2)对于核心存款优势较强,活期存款占比较高的银行,将继续发挥综合业务优势,保持存款成本优势。如招行虽然活期存款占比已很高(66%),但其零售端将继续通过AUM、财富管理的业务优势沉淀活期存款,对公通过综合金融服务、沉淀企业客户、财政存款,21H其存款成本率继续大幅下降16bps,活期占比稳步提升0.54pc,相比其他银行优势继续扩大,这一趋势未来有望延续;

  3)核心企业客户粘性较强的中小行,将通过核心账户的经营,存款沉淀优势将更加凸显;在当前越来越多的政府类、财政类存款都进行“招投标”化的情况下,中小银行需要更需要成为企业的“核心账户”,如宁波银行通过其强大、多元的业务实力,通过“五管加二宝”王牌产品沉淀低息结算性存款,再加上财富管理业务快速发展下有利于获取活期存款,21H其整体活期存款占比较年初提升了1.29pc至46.1%,领先可比同业。预计在22年贷款利率仍边际小幅下行的环境下,存款成本或为银行息差分化的关键,存款优势较强或充分受益于自律机制改革的银行,息差相对行业的优势有望凸显。

  四、降息影响下,息差如何展望?全年有一定压力,但仍将保持稳定

  银行交流情况:资产端LPR下调传导下贷款收益率全年有下行压力;但是负债端政策也在强调维护存款市场的竞争秩序,稳定银行负债成本,存款自律机制改革后22年红利将继续释放。因此息差虽有下行压力,但预计全年仍可保持稳定,或小幅下降,降幅较21年收窄(21年前三季度全行业息差下降了4bps)。银行之间分化较大,国有大行、股份行息差判断较为一致(多为稳中略降),但不少核心业务竞争力较强、区域经济发达、信贷需求旺盛的中小行对息差的展望仍较为稳定。

  综合考虑存款自律机制改革、降准等因素,我们测算本次降息后对银行的影响相对有限。考虑本次MLF下调10bps后,1月1年期、5年期LPR分别下调10bps、5bps,再综合考虑12月1年期LPR下降5bps的影响,测算2022年:1)贷款收益率将下降8bps,这对息差负面影响5bps;2)12月降准落地(普降0.5pc)将提升息差1bp;3)测算未来1年存款自律机制改革红利释放将提升息差3bps;4)同业负债、同业资产利率同时下降10bps,综合下来对息差支撑1bp。这样算下来,其他因素不变的情况下2022年息差或基本持平。

  历史上历次降息周期来看,相比息差,经济预期对银行股价的影响更明显。虽然降息确实影响了净息差,但若经济企稳向好的预期能够形成,银行股往往能获得绝对收益+相对收益,详细分析见我们的深度报告《银行角度,如何看降息?》

  五、资产质量:部分领域风险有所提升,但预计2022年仍将稳中向好

  银行交流情况:1)大多数银行反馈2021年资产质量各指标保持稳健或稳步改善;2)边际上部分行业风险有所增加,如个别房企及其上下游、部分经济压力较大的地区地方债务风险等;3)但大多银行都表示其贷款主要投向经济发达区域、资质较优企业,且已做好排查,经过过去几年不良改善、加大计提,风险抵御能力已较强,预计2022年稳中向好的趋势不变。

  2022年需更加关注银行资产质量的分化。2017年以来招行、宁波等优质银行资产质量率先出清,逾期率迅速下降的同时,不良生成率基本保持在0.5%左右的较低水平,拨备覆盖率持续提升到441%(招行)、522%(宁波)的较高水平,同时加大了非信贷计提力度(招行、宁波表外拨备池已分别达到了209亿、29亿,相当于其不良贷款规模的38.3%、46.4%,明显领先同业)。与此同时,杭州、苏州、成都银行等也在2019年以来连续3年不良生成率持续下降且低于1%,拨备覆盖率分别提升到了559%、424%、387%,过去几年也基本实现出清改善。这些率先或近期风险基本出清的银行,当前风险抵御能力较强,当前环境下未来未来更有能力保持业绩的稳定。

  六、财富管理未来都有什么目标?各家银行正“蓄势待发”

  银行交流情况:大多银行对财富管理业务继续放在重要的战略地位中,并将持续加大投入。不少银行确定了定量的AUM增长、结构优化目标如部分全国性银行将未来5年年均增速目标确定在15%左右,也有银行希望AUM/总资产的比例向行业龙头靠拢(21Q3招行这一比例为116%,而大多数银行不足50%)。此外不少银行制定了细致的目标与规划,如优化AUM结构、提升高净值客户占比、增加网点布局及人员投入、强化各条线联动打造“全员财富管理体系”等等。

  我国财富管理业务正处在“风口”,未来空间巨大。简单测算未来5年我国金融资产(AUM)、风险金融资产(不含存款)年均增速或将达到11%、15%。而银行作为财富管理业务各机构中的“C位”,将充分受益,从这一主线出发,我们建议积极关注财富管理行业领域自身禀赋优异,且已明显领先同业的银行(如招商银行、宁波银行、平安银行、邮储银行等)(详细分析见我们的百页深度报告《金融服务百姓,路在何方?》)

  七、再融资需求?关注部分中小银行可转债转股进程。

  从银行交流情况来看,不少中小行可转债转股诉求较强。除了招商银行本身轻资本消耗、内生资本补充能力较强,过去7年已没有股权融资外,多数银行表示在提升自身盈利带来资本留存能力的基础上,也将根据自身正在研究合适、可行的外部再融资方式。已发转债的部分银行表示22年“稳增长”背景下,随着宏观经济修复有望带动银行板块估值提升,希望通过自身业绩表现加快转股节奏,通过转股的方式补充核心一级资本。从基本面分析来说,各家中小行也确实需要通过转股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分母端,2021H上市城、农商行RWA增速分别为14.14%和12.54%,较2019年提升3pc左右;分子端,2021年系统重要性银行正式落地,资本要求也进一步提升。同时大多数银行估值“破净”,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的方式来看,定增或有一定困难,预计配股、可转债转股或为“最佳选择”。

  目前不少资质较优的银行已经发行了可转债,或已发布了相关预案,可积极关注这些银行的投资机会,如:南京银行(200亿,已进入转股期,当前股价距离强制赎回价还有33%的空间)、杭州银行(150亿,已进入转股期,还有18.8%的空间)、苏州银行(50亿,已进入转股期,还有52%的空间)、江苏银行(200亿,已进入转股期,还有23%的空间)、张家港行(25亿,已进入转股期,还有12.4%的空间)、兴业银行(500亿,22年6月末进入转股期,还有54%的空间)。成都银行(80亿)、常熟银行(60亿)已公布预案,预计2022年将落地。

  投资建议:继续看好银行板块“春季躁动”行情。

  1)从历轮“宽信用”周期看,社融增速企稳后银行股价往往企稳,而宽信用(中

表情
同时转发

请点击右上角的【...】按钮

选择【浏览器】打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