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财经杯
自选
APP下载
扫一扫,下载
05/27 00:00
0 0

【石油行业】每日原油:英国将向油气企业征收临时暴利税

原文出处: 信达证券   贡献者:研报专业户

  新闻:

  1、英国政府26日宣布,将向石油和天然气企业征收“暴利税”,作为缓解民众生活成本飙升的部分财源。英国财政部发表声明,宣布将向石油和天然气企业征收“临时性”能源利润税,税率为25%,税收反映了能源企业的超额利润,并称如果企业增加投资,可以少缴税。英国政府同一天发布金额达150亿英镑的缓解民众生活成本危机方案。预计“暴利税”一年内将给财政增收50亿英镑,将作为缓解民众生活成本危机方案的资金来源之一。而当油价回归正常后,将不再征收暴利税。

  2、英国石油(BP.N):正在研究暴利税对英国投资计划的影响,认为对石油、天然气暴利税将产生多年影响。

  3、据英国媒体报道,近期英国汽油平均价格超过每升1.7英镑(约合人民币14.26元)创历史新高。同时,柴油价格也升至创纪录的高位,达到每升1.81英镑(约合人民币15.19元)。英国大约6%到8%的原油来自俄罗斯,大约18%的柴油来自俄罗斯。

  我们认为:

  1、欧洲系石油巨头公司本来就致力于转向在可再生能源,在新能源领域加大投资,向综合型能源公司转型,甚至像BP和壳牌计划未来10年持续降低原油产量,我们认为英国征收临时暴利税不会大幅激发油气公司资本开支的意愿。

  2、BP:2018年后,BP上游业务开支占比降到70%以下,之前在80%以上。2022年的资本计划支出为140-150亿美元,较2021年增加了9-17%,2022-2030年,BP每年计划支出140-160亿美元,基本保持不变,但明显低于2019年以前水平。到2030年,上游业务开支占比将继续下降到50%。到2025年,能源转型支出(生物燃料、零售和便利性、电动汽车充电、再生能源、氢气)增加到40%以上;到2030年,增加到50%左右。2022-2025年,BP每年在碳氢化合物方面支出90-100亿美元,其中,石油和天然气上投资约75亿美元的计划保持不变,其余15-25亿美元用于生物燃料。随着上游油气业务资本开支不足和油气资源自然衰减,在2030年,BP油气产量将较2021年下降32%至150万桶/天。2021-2030年BP将保持油气生产量每年下降3-5%。

  3、壳牌:壳牌的传统油气上游业务支出占比逐年下降,由2017年的50%下降至2021年的30%。2016年收购BG(英国天然气公司)后,壳牌天然气综合加工业务的支出占比提升,到2021年天然气综合加工业务占比扩大到30%,与上游业务占比持平。2022年,壳牌计划资本开支在230-270亿美元靠低区间,较2021年增长20-40%,已恢复到2019年疫情前水平。其中,上游业务开支较上年增长33%,金额为80亿美元,仍低于2019年时期的100亿美元。2022年,壳牌炼化和天然气加工业务计划支出稳定在80-100亿美元;再生能源业务计划支出占比同比增长60-80%,为80-90亿美元。2025年,上游支出占比将降至25-30%,再生能源开支将升至35-40%,大力推动新旧能源转型。2022年,壳牌计划能源总产量为276-302万桶油当量/天,其中,油气上游业务产量为200-220万桶/天,占比73%;天然气加工和再生能源业务产量为76-82万桶油当量/天,占比27%。2021-2030年,壳牌原油产量将每年下降1-2%。在油气产量中,原油产量在2021年占比为53%,计划到2030年降低到45%,届时天然气产量占比将达到55%。

  4、2015-2021年全球原油上游投资不足导致当下原油供应紧张,2022年资本开支计划较2021年平均有增长,仍明显低于2019年疫情前水平,对应到2022年产量计划有增长,但是产量增幅有限,且低于资本开支增幅。在新旧能源结构转型过程中,2025年后原油需求或将达峰,如果现在加大力度投资,传统油田开发生产周期需3-5年,投产后需求反而下降,传统原油项目长期回报率存在不确定性,这导致当下油气公司投资意愿不强。

  5、2021年俄罗斯成品油(汽油、柴油、石脑油、燃料油等)出口约300万桶/日,其中欧盟和美国分别占比43%和18%,在向欧盟出口的成品油中,柴油占比最多为42%。2022年4月俄罗斯成品油出口量较1-2月平均水平减少52万桶/日,其中俄罗斯对美国、欧盟和英国的出口下降量分别为46万桶/日、22万桶/日和11万桶/日,合计为79万桶/日,仅有一部分被未公开目的地的增量(45万桶/日)所抵消。4月,俄罗斯柴油出口量环比下降6万桶/日至81.5万桶/日,较1-2月平均水平下降15.5万桶/日。与1-2月平均水平相比,俄罗斯对欧盟柴油出口量下降了4.3万桶/日,对英美等其他地区柴油出口下降幅度更大。俄乌冲突后,俄罗斯成品油出口下降,也导致了欧洲和美国汽柴油价格飙升,加剧国内通胀压力。

  产能周期引发能源大通胀,继续看好原油等能源资源的历史性配置机会。我们认为,无论是传统油气资源还是美国页岩油,资本开支是限制原油生产的主要原因。考虑全球原油长期资本开支不足,全球原油供给弹性将下降,而在新旧能源转型中,原油需求仍在增长,全球将持续多年面临原油紧缺问题,2022年国际油价迎来上行拐点,中长期来看油价将长期维持高位,未来3-5年能源资源有望处在景气向上的周期,继续坚定看好本轮能源大通胀,继续坚定看好原油等能源资源在产能周期下的历史性配置机会。

  风险因素:全球新冠疫情再次扩散的风险;新能源加大替代传统石油需求的风险;OPEC+联盟修改增产计划的风险;OPEC+产油国由于产能不足、增产速度不及预期的风险;美国解除对伊朗制裁,伊朗原油快速回归市场的风险;美国对页岩油生产环保、融资等政策调整的风险;全球2050净零排放政策调整的风险。

表情
同时转发

请点击右上角的【...】按钮

选择【浏览器】打开

×